-

第八百五十三章佈局!

先動手?

葉玄嘴角微微一翹,隨即搖了搖頭。

“不需要,既然安風華想搞大手筆,我們就給他這個王族少爺一點麵子。”

“靜觀其變。”

冥王幾人對視一笑。

他們自然聽懂了葉玄的話。

一個區區王族少爺而已,還不至於讓他們主動出擊,那也太給對方臉了。

龍國王族,還不配。

葉玄將菸頭掐滅在菸灰缸裡,站起身,眺望著落地窗外的京州城。

安家王族真正的家底在天州,如今準備將手伸進京州。

看樣子京州也要不安定了。

“對了,那個窺視我的人,查出點什麼了?”

葉玄扭頭問道。

一個王族不至於讓他重視,但這個不行。

從那個窺視自己的皇級強者身上能看出來,對方的勢力不小。

這已經關乎到自己家人的安危。

魅影臉上閃過一抹緊張之色,道:

“冇...冇有,我們從他身上得到的資訊太少,還在調查之中。”

魅影的每一個字,都突出了自己巨大的壓力。

她深知玄天帝對於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。

一個皇級強者遠程窺視,著實代表著危險。

葉玄眼中閃過一抹極致的鋒芒,萬裡晴空突然一道閃雷炸響。

“那就繼續追查,一個蛛絲馬跡都不能漏掉。”

“另外,讓聖王加強對於我家人的保護和力量部署,一定不能出現意外!”

葉玄臉上滿是寒芒,眼神深邃無比。

今後麵臨的敵人會越來越強,他不能讓家人受到傷害。

許家,許秋恒的山莊彆墅

許秋恒正在自己的私人高爾夫球場打球。

突然一個人匆匆跑來,在許秋恒麵前說了幾句,許秋恒眼神一亮。

“許軍已經回來了?”

“看來完成得挺快啊。”

許秋恒將球棍交給手下,大步朝休息室走去。

當他看到許軍的模樣,整個人愣了一下,神色驟然凝固。

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你不是去談收購了麼?”

許秋恒心中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許軍直接抱住了他的大腿,嚎啕大哭道:

“恒少,咱們的收購,失...失敗了!”

“不僅失敗了,他們還打死了許必安,甚至把我打成了這個樣子啊!”

許軍立馬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起來。

失敗了?

許秋恒眼中多了一抹驚芒,然後一把扯住許軍的衣領,眼神冷冽。

“廢物,這點小事你都辦不好?”

“這些年我對你的培養都喂狗了?!”

許軍嚇得臉色煞白,滿臉委屈,趕緊解釋道:

“恒少,不是我辦不好,是因為商業之王齊雲山插手了啊。”

商業之王齊雲山!

聽到這個名字,許秋恒的臉色瞬間多了一絲震驚,隨後眉頭微皺。

“你是不是在騙我,齊雲山怎麼會去幫一個騰飛集團?”

以商業之王的地位,根本看不上一個小小騰飛集團的價值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,但我調查清楚了,商業之王很看重騰飛集團那個蘇淩瑤,甚至讓很多投資巨擘給騰飛集團投資。”

“我提了您的名號和許家,但商業之王根本就是不屑一顧啊!”

“哦對了,我和許必安,都是被蘇淩瑤的老公葉玄打的。”

“這個蘇淩瑤看樣子也不簡單啊。”

蘇淩瑤?

許秋恒眼中的冷色毫不掩飾,甚至越發濃烈。

一個女人,能讓齊雲山出手,這確實太不尋常了。

“看來這個叫做蘇淩瑤的女人,本事不小啊。”

“我到是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聖。”

許秋恒直接拿出手機,撥了一個神秘電話,要對方查清楚蘇淩瑤的底細。

許軍觀察著許秋恒的表情,心中一陣盤算。

“恒少,蘇淩瑤這個老公,我想教訓一下,您看...”

許秋恒眼眸一凝,多了一抹蔑視。

“這種事情也需要問我?”

“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解決,隻要不丟了我許家的臉麵,一切後果,我替你擺平。”

一抹殺機從許秋恒眼中綻放出來。

對於他來講,一條人命,完全是小事,他和許家的臉麵,纔是第一位。

聽到許秋恒的話,許軍立馬大喜。

有恒少兜底,自己完全可以放開手腳乾。

“小子,你敢打我,準備受死吧!”

“等我除掉你,你的老婆和林欣桐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!”

許軍走出彆墅,眼中殺機四射。

他拿出手機,打了一個電話。

“野宏桑,我有件事情想請您辦。”

在許軍離開不久,許秋恒也坐著自己的專車出了彆墅。

半個小時之後,他來到一個酒店包廂。

整個包廂裡,除了他,隻剩下一個人。

“恒少爺怎麼有時間親自來見我了?”

那人一臉笑意,緩緩開口。

許秋恒嘴角微微一翹,若有意味道:

“當然是和你敘敘舊啊,齊雲山師兄。”

坐在許秋恒對麵的,竟是商業之王齊雲山!-